最近更新

药田空间:农门长姐掌家忙

唐小苔掀起帘子钻进大棚里,坐在一口超大火锅面前,激动地搓了搓手,反手就从袖子里把一大堆食材带出来。

钱掌柜坐在对面看傻了眼。

他疑惑地看了看唐小苔身后的包袱,揉了揉眼睛。

奇怪,这么多食材是从哪儿冒出来的?

唐小苔热情招呼伙计小杨也一起坐下来吃,“这火锅啊,最合适大冬天一群人围着一起吃。热气腾腾的,吃了全身暖洋洋。咱们坐在火锅边上一边烤着火,一边吃刷羊肉,那绝对是人间极乐美味啊!”

“钱掌柜,你一定要尝尝这个撒上孜然的调料酱,可好吃!海鲜烧烤味的。这椒盐味道的酱料也不错。”

“火锅没有辣子没有灵魂啊!火锅一定要吃辣!一口辣子一口肉,大冬天全身暖起来,绝对能吃出一身汗!”

火锅热气氤氲,咕噜噜冒着气泡。

雪花片牛肉,薄切牛舌,猪肝,毛肚,黄喉,鸭肠,鸡翅,脆皮肠,鹌鹑蛋,水发蹄筋,牛蛙,红薯宽粉,鱼丸,贡丸,虾饺,菠菜,生菜,绿豆粉丝,蛋饺,口蘑,蟹肉,土豆,玉米……

唐小苔一边唰毛肚,一边蘸上一大口辣子,一口咬下。

满口生香。

好吃到不得了。

钱掌柜看得眼热,也试着蘸上一大口海鲜辣子酱。他学着唐小苔的模样张嘴一咬,顿时辣到直呵气,眼泪横流,但就是打着耳光都不肯放。

伙计小杨看得龇牙咧嘴,关切道,“掌柜,辣不辣。”

钱掌柜含着泪点头,“辣!”

伙计小杨心生后怕,“辣那咱就别吃了。”

突然,钱掌柜双目圆瞪,大力攥扯住小杨的手腕,喝道,“别动!吃!谁说不吃的!越辣越吃!”

说完,钱掌柜挥动筷子,虎虎生风,竟然扫荡一般将一大卷牛肉片唰进锅里,眼馋地直吞口水。

唐小苔笑着劝,“慢点啊钱掌柜,你一下子唰太多了,火锅得慢慢唰,边唰边唠嗑。”

但钱掌柜哪里等得了。他夹起一筷子的雪花片牛肉,大勺蘸了酱料,又蘸了一大勺辣椒粉,张嘴就嚼。

“嗯!好吃!就是这个味儿!”

钱掌柜吃得满头热汗,浑身发烫,竟然一扬手,把袄子也脱下。

他又吃了两筷子还嫌热,忍不住又脱下袄子里的毛衫。

若不是他顾忌有唐小苔在,恨不得赤膊上阵,抡起膀子就大吃特吃。

伙计小杨看得直咂舌,直呼“不相信!”

他哪里见过开酒楼的钱掌柜这么不拘小节的疯狂模样?

这疯狂的源头,还是这前所未见过的“火锅”。

一阵骚动。

雅府私塾学堂午间下学了。

按照惯例,学堂里的读书娃子都得回府里吃饭。他们都是大户人家的孩子,有头有脸,族里舍得花重金送去学堂,可谓是青牛镇的富二代。

“哗啦啦啦啦——”

一众学娃子刚奔到学堂门口,就闻到一股独有的香味。

热气腾腾的香味,香到让人情不自禁翕动鼻翼想要寻觅。

在冰冻九天的极寒天气里,不少学子搓了搓泛起鸡皮疙瘩的胳膊吃辣伙计面,哈着气道,“冻死了,那里咋那么热乎?”

“是啊,那头怎么会有热气?全是雾?”

“还有烟哩?妈了个巴子的!还有个大爷赤膀子在那里头吃饭!”

“疯了不是?冻坏了。”

“可不就是疯了么。走,咱们去瞧瞧。”

大棚帘子一掀开,顿时一大股氤氲热气扑向一众好奇的学娃子。

腾腾热气带着鲜美香辣的香风,馋到人哈喇子直淌。

“这不是豆王阁酒楼的钱掌柜么,俺和爹去吃饭见过他。”

“对啊,俺也识得他。钱大爷,你咋跑咱们学堂门口吃起来了?”

“钱大爷,您这还有位子不,加俺一个凳子呗。”

探头探脑的学娃子们又饿又馋,忍不住蹭了张桌子就动起筷子大快朵颐起来。

“这稀罕玩意叫啥子?俺还从没见过。”

“俺爹走南闯北去过好多地方,还真没见他说起过这口锅。”

“钱大爷,这口锅叫啥,也太好吃了吧!”

馋嘴的学娃子们里三层外三层,热情异常地将大棚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但钱掌柜吃到兴起,哪里有功夫理会他们。

唐小苔笑道,“这叫火锅,最合适一大群人聚会吃。今日开始,豆王阁就会推出这道新品。你们下学可以喊上一群同学一起吃。回头还能喊亲戚们小聚的时候上酒楼来吃。”

哗!

又是一道唰羊肉提起,好闻的香味氤氲开热气,馋得众学娃子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羊肉。羊肉蘸上海鲜酱,裹上辣椒粉,孜然粉,一口下去能冒出热油。

一众学娃子忍不住舔了舔嘴唇,吞了吞口水。

突然,学娃子人群中一道呼声。

“当真?豆王阁出的新品?俺下午下学就要去吃!”

清澈嘹亮的喊声,响彻整个人群。

很快,越来越多的学娃子大喊出声,“豆王阁出火锅喽!火锅能在豆王阁吃!”

“回头俺就喊二叔和婶子带俺来。”

“今儿晚上俺就来,钱大爷,您给俺留个包厢,等着俺。”

“别等了,咱们现在就去搓一顿呗,横竖下午学堂开还有一阵。”

“对哟!走走!现在咱们就去豆王阁搓一顿!”

满腔热情的学娃子齐声高呼,浩浩荡荡的一长队一路向豆王阁酒楼挺进。

钱掌柜正吃得热火朝天,突然被众人呼声这么一吵,惊到筷子都险些拿不稳。

“啥?你们现在就要去?这,这,这可咋办!”

钱掌柜一抹额头被辣出的淋漓热汗,求助般的望向唐小苔。

唐小苔笑起来,“还等啥,招呼客人去呗。豆王阁冬日可得改个招牌,叫豆王火锅店,生意保准红火。”

说着,钱掌柜讷讷地跟着唐小苔一路向豆王阁奔去,独留下伙计小杨一个人抱着火锅。

“钱老板!唐老板!俺咋办!”

唐小苔回头对孤零零的伙计小杨笑道,“这些全是你吃的了!吃完记得收拾掉。”

豆王阁酒楼。

原本冷冷清清的豆王阁,顷刻间客满生意火爆又红火。

钱掌柜将所有能找到的锅子都摆上了桌,还命人差使李铁匠赶紧打造几口大铁锅去。

相比神机大街其他的饭店,热热闹闹的豆王阁可谓是独树一帜,宾客满楼。

哗!

哗啦啦!!

哗啦啦啦啦啦啦!!!

数不清的碎银像是天降横财一样层层叠叠堆成山。

钱掌柜抱着好久不见的银山乐极生悲,趴在柜上泪流满面。

大冬日,豆王阁总算是缓过来了。

熬过来了啊!

唐小苔一边帮着数银子,一边看着钱掌柜的模样很是好笑,“钱老板,这火锅……”

话音未落,钱掌柜一个鲤鱼打挺,快人快语直爽道,“好点子!按照惯例,咱俩可以分成。”

唐小苔掀起帘子钻进大棚里,坐在一口超大火锅面前,激动地搓了搓手,反手就从袖子里把一大堆食材带出来。

钱掌柜坐在对面看傻了眼。

他疑惑地看了看唐小苔身后的包袱,揉了揉眼睛。

奇怪,这么多食材是从哪儿冒出来的?

唐小苔热情招呼伙计小杨也一起坐下来吃,“这火锅啊,最合适大冬天一群人围着一起吃。热气腾腾的,吃了全身暖洋洋。咱们坐在火锅边上一边烤着火,一边吃刷羊肉,那绝对是人间极乐美味啊!”

“钱掌柜,你一定要尝尝这个撒上孜然的调料酱,可好吃!海鲜烧烤味的。这椒盐味道的酱料也不错。”

“火锅没有辣子没有灵魂啊!火锅一定要吃辣!一口辣子一口肉,大冬天全身暖起来,绝对能吃出一身汗!”

火锅热气氤氲,咕噜噜冒着气泡。

雪花片牛肉,薄切牛舌,猪肝,毛肚,黄喉,鸭肠,鸡翅,脆皮肠,鹌鹑蛋,水发蹄筋,牛蛙,红薯宽粉,鱼丸,贡丸,虾饺,菠菜,生菜,绿豆粉丝,蛋饺,口蘑,蟹肉,土豆,玉米……

唐小苔一边唰毛肚,一边蘸上一大口辣子,一口咬下。

满口生香。

好吃到不得了。

钱掌柜看得眼热,也试着蘸上一大口海鲜辣子酱。他学着唐小苔的模样张嘴一咬,顿时辣到直呵气,眼泪横流,但就是打着耳光都不肯放。

伙计小杨看得龇牙咧嘴,关切道,“掌柜,辣不辣。”

钱掌柜含着泪点头,“辣!”

伙计小杨心生后怕,“辣那咱就别吃了。”

突然,钱掌柜双目圆瞪,大力攥扯住小杨的手腕,喝道,“别动!吃!谁说不吃的!越辣越吃!”

说完,钱掌柜挥动筷子,虎虎生风,竟然扫荡一般将一大卷牛肉片唰进锅里,眼馋地直吞口水。

唐小苔笑着劝,“慢点啊钱掌柜,你一下子唰太多了,火锅得慢慢唰,边唰边唠嗑。”

但钱掌柜哪里等得了。他夹起一筷子的雪花片牛肉,大勺蘸了酱料,又蘸了一大勺辣椒粉,张嘴就嚼。

“嗯!好吃!就是这个味儿!”

钱掌柜吃得满头热汗,浑身发烫,竟然一扬手,把袄子也脱下。

他又吃了两筷子还嫌热,忍不住又脱下袄子里的毛衫。

若不是他顾忌有唐小苔在,恨不得赤膊上阵,抡起膀子就大吃特吃。

伙计小杨看得直咂舌,直呼“不相信!”

他哪里见过开酒楼的钱掌柜这么不拘小节的疯狂模样?

这疯狂的源头,还是这前所未见过的“火锅”。

一阵骚动。

雅府私塾学堂午间下学了。

按照惯例,学堂里的读书娃子都得回府里吃饭。他们都是大户人家的孩子,有头有脸,族里舍得花重金送去学堂,可谓是青牛镇的富二代。

“哗啦啦啦啦——”

一众学娃子刚奔到学堂门口,就闻到一股独有的香味。

热气腾腾的香味,香到让人情不自禁翕动鼻翼想要寻觅。

在冰冻九天的极寒天气里,不少学子搓了搓泛起鸡皮疙瘩的胳膊,哈着气道,“冻死了,那里咋那么热乎?”

“是啊,那头怎么会有热气?全是雾?”

“还有烟哩?妈了个巴子的!还有个大爷赤膀子在那里头吃饭!”

“疯了不是?冻坏了。”

“可不就是疯了么。走,咱们去瞧瞧。”

大棚帘子一掀开,顿时一大股氤氲热气扑向一众好奇的学娃子。

腾腾热气带着鲜美香辣的香风,馋到人哈喇子直淌。

“这不是豆王阁酒楼的钱掌柜么,俺和爹去吃饭见过他。”

“对啊,俺也识得他。钱大爷,你咋跑咱们学堂门口吃起来了?”

“钱大爷,您这还有位子不,加俺一个凳子呗。”

探头探脑的学娃子们又饿又馋,忍不住蹭了张桌子就动起筷子大快朵颐起来。

“这稀罕玩意叫啥子?俺还从没见过。”

“俺爹走南闯北去过好多地方,还真没见他说起过这口锅。”

“钱大爷,这口锅叫啥,也太好吃了吧!”

馋嘴的学娃子们里三层外三层,热情异常地将大棚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但钱掌柜吃到兴起,哪里有功夫理会他们。

唐小苔笑道,“这叫火锅,最合适一大群人聚会吃。今日开始,豆王阁就会推出这道新品。你们下学可以喊上一群同学一起吃。回头还能喊亲戚们小聚的时候上酒楼来吃。”

哗!

又是一道唰羊肉提起,好闻的香味氤氲开热气,馋得众学娃子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羊肉。羊肉蘸上海鲜酱,裹上辣椒粉,孜然粉,一口下去能冒出热油。

一众学娃子忍不住舔了舔嘴唇,吞了吞口水。

突然,学娃子人群中一道呼声。

“当真?豆王阁出的新品?俺下午下学就要去吃!”

清澈嘹亮的喊声,响彻整个人群。

很快,越来越多的学娃子大喊出声吃辣伙计面,“豆王阁出火锅喽!火锅能在豆王阁吃!”

“回头俺就喊二叔和婶子带俺来。”

“今儿晚上俺就来,钱大爷,您给俺留个包厢,等着俺。”

“别等了,咱们现在就去搓一顿呗,横竖下午学堂开还有一阵。”

“对哟!走走!现在咱们就去豆王阁搓一顿!”

满腔热情的学娃子齐声高呼,浩浩荡荡的一长队一路向豆王阁酒楼挺进。

钱掌柜正吃得热火朝天,突然被众人呼声这么一吵,惊到筷子都险些拿不稳。

“啥?你们现在就要去?这,这,这可咋办!”

钱掌柜一抹额头被辣出的淋漓热汗,求助般的望向唐小苔。

唐小苔笑起来,“还等啥,招呼客人去呗。豆王阁冬日可得改个招牌,叫豆王火锅店,生意保准红火。”

说着,钱掌柜讷讷地跟着唐小苔一路向豆王阁奔去,独留下伙计小杨一个人抱着火锅。

“钱老板!唐老板!俺咋办!”

唐小苔回头对孤零零的伙计小杨笑道,“这些全是你吃的了!吃完记得收拾掉。”

豆王阁酒楼。

原本冷冷清清的豆王阁,顷刻间客满生意火爆又红火。

钱掌柜将所有能找到的锅子都摆上了桌,还命人差使李铁匠赶紧打造几口大铁锅去。

相比神机大街其他的饭店,热热闹闹的豆王阁可谓是独树一帜,宾客满楼。

哗!

哗啦啦!!

哗啦啦啦啦啦啦!!!

数不清的碎银像是天降横财一样层层叠叠堆成山。

钱掌柜抱着好久不见的银山乐极生悲,趴在柜上泪流满面。

大冬日,豆王阁总算是缓过来了。

熬过来了啊!

唐小苔一边帮着数银子,一边看着钱掌柜的模样很是好笑,“钱老板,这火锅……”

话音未落,钱掌柜一个鲤鱼打挺,快人快语直爽道,“好点子!按照惯例,咱俩可以分成。”

喜欢药田空间:农门长姐掌家忙请大家收藏:(m.xinqdxs.com)药田空间:农门长姐掌家忙新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你可能也会喜欢...

发表评论